幻灯二

剩下的千万遍,就请我用一生来回答您吧

外婆曾说过,我是那个温暖了她后半生岁月的人。但我亲爱的外婆阿,您又何尝不是惊艳了时光的那个人呢。

外婆和我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八年前,那时我刚满六岁。听外公说因为当时国家控制生育数量,多生要交钱,便把妈妈送给别户人家作养女。

虽说如此,初见外婆时却没有一点陌生的感觉。她总是笑嘻嘻的,一双眼睛眯出两条缝,像两个月牙挂在眼角。笑时还会发出咯咯咯的声音。这点我妈确实是遗传到了。

外婆的衣服通常是极艳的,她喜欢穿粉红的长衣搭配花色的阔腿裤,脚踩一双水晶拖鞋。

她是不喜驼背的,无论是坐着还是站着,永远都保持着挺立的姿态,那时我还不屑于这种姿态,认为太不舒服。但长大后发现外婆的话是对的,驼背的样子的确有些丑了。

外婆是信仰基督教的人,第一天来到外婆家时,看见外婆在吃饭前都要双眼紧闭,嘴巴一上一下像是在呢喃些什么,凑近听,听得到一些平安,保佑等词语,再凑近听,就听到我的名字了。

这时外婆却睁眼了,我以为她会怪罪我,可她却又立刻将她那两条月牙拎出来,对我说这叫祷告,是保佑全家人平安幸福的。

随后我也便学着外婆的样子祷告着,说的声音极大,外婆听到后咯咯咯地笑了,摸了摸我的头。感受到外婆宽厚的手掌抚摸着我小小的脑袋时,内心也像是被抚慰了一般,变得满足起来。

与外婆相识的日子久了,便会发现她实在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。记得我刚上小学的时候,中午吃饭吃得极慢,每次都差点要迟到。

外婆便忍不住数落了我起来,说我吃得那般慢,要怎么上学。虽然这时候看来是正常的,但那时我的内心就是极度地不服气,表面上使劲地跺跺地板,宣泄我的愤怒,内心还要给我的外婆取一些“恶毒”的称号。

等回头看外婆的反应时,却看到外婆坐在沙发上织着毛线。没拉好的窗帘泄露了几束光撒在她的发丝上,那些光顺着发丝流到外婆织毛衣的双手上,星星点点。

这时我便想起几天前才和外婆说过我的毛衣小了,穿不进去。外婆驼着背,时而眯起眼睛,动作轻柔地穿着那些毛线。

就在我要去学校的时候,外婆叫了声我的名字,喊我过马路小心点。依旧是那个令人安稳的声音,我含着哽咽的声音回了声好。

我不止一次梦见同外婆在黄昏下安静地坐在窗边消磨时光,任岁月蹉跎,只愿外婆老得慢一点,再慢一点。

我亲爱的外婆,为您,一遍是初次见面的细数繁花,一遍是来日方长的岁月静好,剩下的千万遍,就请我用一生来回答您吧。

本站内容均来自网友投稿以及互联网整理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非常抱歉,请及时联系本站,站长将在两日内进行处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